“云南的春天”销往全国 2020-03-25 13:14

  因为疫情,云南的千万枝玫瑰烂在地里。惨淡的情人节后,从花农、经销商到官员都在积极自救。当地人说,“我们虽然失去了今年的情人节,但并没有失去花卉的整个世界和未来”。

  春节长假,虽然出不了门,王大力却十分想给自己买一束花。其实在此之前,她从未像今年这样想看到鲜花。但是物流停滞,没有花可卖。最终,她在一个坚持营业的店主那儿,花200元买了10支荔枝玫瑰。店主满口感谢她,还加送了3枝玫瑰。

  随后,王大力加入了网络爱心助农活动。3天后,她订购的300元的花,把她的家变成了一个花园。此后,网络购花一发不可收拾。她甚至发起了“春日买花群”,把从网上订来的花一束束装满汽车后备箱,给朋友们送去。虽然只能隔着车窗把花递出去,但她们拿到花的瞬间,“隔着口罩我也能看到她们微笑的样子。”王大力说。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经历了千万枝玫瑰烂在田中的“惨淡”情人节之后,云南的鲜花市场正在慢慢复苏。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明花拍中心”)的鲜切花价格3月16日的指数显示,拍卖市场总体供应量已恢复至去年同期的80%,传统批发市场的供应量也恢复至去年同期70%以上。

  2月14日,昆明晋宁区鲜花种植大户李林过了一个惨淡的情人节。他们合作社3000亩土地种出的1500余万枝玫瑰花,70%滞销。“往年这个时候的玫瑰花早就销售一空。”李林黯然神伤。

  对花卉产业来说,每年的第一季度都是决定全年鲜花收益的关键期,据测算,花卉种植者、经销商、花企等产业链上的相关方,第一季度的收益会占到全年收益的1/3,甚至更多。

  “今年春节和情人节的(时间)分布是近几年来最好的。”李林说,按照往年的经验,春节是1月24日,1月18日便会开始有一波交易高峰;情人节是2月14日,即正月二十四,人们都回到工作岗位,而且还是周五,鲜花销售会更加火爆。

  云南的鲜切花产销量全国第一,2019年,全省鲜切花种植面积达25万亩,产量139亿支,产值120亿元。“云花”是全国商品花卉的主要来源。位于昆明滇池边、曾种下第一株商品花的斗南村被誉为“亚洲花都”,这里的鲜切花交易,是中国乃至亚洲鲜切花价格的“风向标”和“晴雨表”。

  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各地封城、封村、交易市场关闭、冷链运输停运、航班压缩等,导致市场消费急剧缩减,花卉需求量较小、成交难,花卉消费陷入停顿。大年初一,云南宜良、石林、泸西、陆良等县又遭受了10多年不遇的暴雪袭击,大棚设施损坏严重,据初步统计,受灾面积达4700多亩,上市花卉损失2000多万只。

  雪灾、疫情叠加对花卉产业的打击,远超2003年的“非典”。2月份云花交易行情“惨淡”收场。2月8日昆明花拍中心发布《关于疫情及雪灾对花卉产业及企业影响的报告》显示: 2020年第一季度云花交易量约减少8.42亿枝,交易额约减少11.42亿元。再加上物流、农资等损失,预计此次疫情加雪灾对整个鲜花行业造成的损失在40亿元左右。

  作为云南花卉生产的核心区,晋宁也是全国鲜切花生产第一大县,全国近一半的玫瑰产自晋宁。从去年四季度开始,许多花农把上花期调到今年情人节。然而受疫情影响,晋宁区2万户家庭近6万名花农损失近10亿元。娇艳的玫瑰烂在地里,当地花农只能把B级以上的玫瑰花拿去喂羊。同时,花农和花企还面临着还、付工人工资、交地租等困难。

  “花农损失那么大,我作为区长非常揪心。” 晋宁区区长徐波是昆明市首位走进直播间的区长,3月8日,他在花农朱清燕的大棚里直播时说。当天,在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泸西县,县长莫伟也在泸西花卉产业园里直播了该县种植的“拉丝”系列非洲菊;3月13日,红河州开远市市长宋文辉坐在开远高效现代农业园的一张简易桌子前,向网友介绍园区内种植的蝴蝶兰、洋桔梗、非洲菊……

  云南的区长、县长、市长纷纷走进由云南省农业农村厅、云南省农科院联合拼多多推出的“爱心助农”直播活动。他们都是第一次参加直播,难免有些紧张和忐忑,分别做了一些“功课”,比如查了花语,向00后的孩子学习直播卖货。

  政府领导的“带货”效果,超出了预想:160余万名网民观看了徐波和莫伟的直播,其中10余万人成为店铺粉丝;宋文辉当天帮花农卖掉了20多万枝鲜花,线万元。

  与此同时,不少花卉电商也纷纷开启网上助农活动。大量鲜花纷纷卖空。助农活动中,在昆明经济开发区建有1.5万平方米的恒温鲜花工厂的电商“花加”挑了大梁。

  2月19日,花加“爱心助农”上线.9元5枝、红百合32.9元10枝……活动仅推出几天,便帮助37位花农卖出209万枝鲜花;3月14日,花加推出的网上助农活动,3天卖出100余万枝鲜花。这次“卖空”活动,除了直卖云南基地鲜花之外,还推出了四川芍药、南非公主花、厄瓜多尔玫瑰、荷兰水仙、哥伦比亚玫瑰等鲜花。

  “2月份以来,我们的主营下滑了45%,损失很大。” 花加电子商务云南公司总经理张宇说:“对我们来说,上半年的目标是活下来;下半年的目标是发展。”

  鉴于云南疫情形势,云南省政府明确2月10日有条件的企业可以复工。这天,关闭了两周的昆明花拍中心重新开市,投入资金500万元,通过“补贴、免租”等帮助花农、购买商共渡难关。在行业人士看来,“开市提振了花农们的信心,给整个花卉产业打了一剂强心针”。

  与昆明花拍中心相邻的斗南花卉批发市场,是中国最大的专类花卉批发市场,产业园区有2.5万人就业,全国95%的花卉采购商云集在斗南。3月15日,记者在斗南看到,与往日熙熙攘攘的人群相比,开市后的斗南还是清冷的。市场的一位负责人说,三八妇女节后的销售,虽然没有达到去年同期,但还是超出了大多数人的预期,滞销状况大大缓解。

  疫情的影响使业内人士开始思考花卉产业发展的瓶颈。一些技术人员表示,云南的一些农业设施结构不合理,抗灾害能力差。花卉产业需要标准化生产,提高农业自动化程度。

  为帮助种植者恢复生产,提升产品品质,2月10日以来,云南省农科院花卉研究所联合昆明花拍中心、斗南花卉产业园,共同为花卉种植者提供免费专业技术支持,对栽培基质、土壤、灌溉水样中的微量元素进行检测,根据检验数据结果,科研人员将给出营养配方意见,帮助花农种出好花,提高产量。

  业内每周鲜花行情分析显示,云南近几周的线上鲜花销售与去年同期相比呈上升趋势,不少线下花店纷纷开始做直播。在昆明盘龙区联盟尚义花市,记者看到不少花店的老板都在忙于线上花艺课堂学习,并在抖音上直播花艺。打理了3年花店的青岩认为,“活跃程度与原来相比成倍增长”。

  “我们没法替你们上前线,很难想象你们的压力。但我们可以把春天送给你们。没有你们,也就没有春天。” 3月7日,1600盆康乃馨送到了武汉金银潭医院。挑选鲜花的女医护人员高兴地说:“看到这么多红花绿草,好激动。”

  就在拼多多发起直播助农售花活动之时,花农们也提出,希望给武汉的“白衣天使们”送些鲜花表达谢意。

  参与赠花的云南安宁花农黎锦玲说,每天有很多湖北消费者询问能否发货,“这让我们意识到,外面已经是春天了,坚守武汉的人,更应该有鲜花”。

  昆明花拍中心原总经理张力认为,鲜花消费大幅缩减,是被抑制住了而不是消减掉了,疫情过去后,鲜花消费会恢复。除了传统的节日型消费外,病人治愈出院、出征一线医护人员回归、疫情期间被推迟的婚礼、情侣欢聚、各种纪念日的补过、亲朋好友的团聚等,都会成为激发鲜花消费的动因。

  张力认为,中国花卉消费市场整体向好趋势,并没有因此次疫情发生根本性改变,短期影响不改变行业中长期向好的趋势,预计下半年花卉生产、流通和消费将恢复正常。“我们虽然失去了今年的情人节,但并没有失去花卉的整个世界和未来。” (记者 张文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