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外电军情反击“中国崛起”西方力度加码 2020-03-24 11:38

  《五角大楼的“第三次抵消战略”或许不复存在,但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是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12月发表的文章标题。

  文章说,战略能力办公室是推动技术发展的大规模军事战略“第三次抵消战略”的组成部分。“第三次抵消战略”用于为各种新计划和新机构提供理由,包括战略能力办公室和防务创新实验小组,后者主要是开展新技术试验。

  2017年8月,国防部向国会提出,把五角大楼购置武器的机构分成两个独立的职位:负责研究与工程的国防部副部长和负责采购与维持的国防部副部长。这些提议意味着战略能力办公室和防务创新实验小组的地位将大幅下降。

  根据新计划,这两个机构将成为五角大楼官僚机构的一部分,降至即将任命的负责研究与工程的国防部副部长下方。在国防部副部长下将有三个领导层,战略能力办公室和防务创新实验小组处在组织排名的最底端。

  五角大楼发言人称,“新机构如何安排尚未决定”。这些曾是“第三次抵消战略”重要组成部分的机构,如今成了一个或许不再存在的庞大战略的残存物。

  俄罗斯《军工信使》周报网站2017年12月发表题为《第一代战斗地效飞行器将携带最多600吨武器》的文章。

  文章说,地效飞行器对海军的价值和必要性关键在于低空飞行能力和大起飞重量。低空飞行使其难以被空空导弹和地空导弹击中。机身表面的组合装甲还能抵挡弹片。由于巡航速度快,反舰导弹对它也束手无策。海上的主要威胁是装备机炮和对地导弹的歼击机和强击机,但其存在发现和瞄准的问题。机载雷达在搜索航向角接近90度的移动目标时存在盲区,即看不到移动的地效飞行器。

  最重要的是,地效飞行器与航母编队作战时,它的高速度让敌军水面舰艇无法逃脱,而庞大的机身可以携带足够多的反舰武器。这样,4-5架飞行器就能击溃航母战斗群。地效飞行器或许是这样的:重2500至3000吨,能以时速350公里的最大巡航速度航行5000至6000海里,可携带300至600吨武器。

  地效飞行器的另一个强项是反潜,特别是装备弹道导弹的核潜艇。其搜索瞄准系统可以采用无线电声呐浮标、磁强计、尾流追踪设备等飞机设备。地效飞行器还可以在登陆战中发挥重要作用,它的速度有利于迅速突破敌力带。

  日本与英国开展防卫技术国际合作,拷问日本安全保障政策走向。日前,《日本经济新闻》刊发题为《利用国际合作来提升防卫技术》的文章。

  文章说,日本和英国将要联合开发远程高精度空对空导弹。该导弹将以英国的“流星”空空导弹为基础,实现更远距离的高精度打击目标。日本以此次联合研究为契机,加速与英国这样的准同盟国开展安保合作。

  除了英国外,日本还与澳大利亚联合研究船舶的流体力学,与法国联合研究新一代雷达探测技术。日本已经与法澳两国缔结了协定,这将成为装备品出口和联合开发的前提。日本在探索开发具体装备品的同时,强化与它们的双边关系。

  日本国内有人担心,装备品合作会与外交政策融为一体。日本前官房副长官助理柳泽协二说:“日本似乎流露出开展大国外交的想法,难道是想通过装备品出口和国际联合开发来扩大影响力吗?必须慎重地分清与军事的界限。”

  日本的防卫产业虽然开始逐步向海外市场拓展业务,但成功的案例很少。具有代表性的例子是与澳大利亚新型潜艇的联合研发,最终败给了法国。日本向印度出口“US-2”飞行艇一事,也没达成协议。

  英国《简氏防务周刊》日前刊发题为《新研究敦促北约彻底改革,并在2019年前提出新战略概念》的文章。

  文章说,智库全球安全组织最新推出一份由多人撰写的研究报告。报告敦促说,面对前所未有的安全挑战,北约必须加快其和军事决策速度,深入评估如何定义和贯彻对能力的要求,并在2019年前提出新的战略概念。

  这份题为《全球安全组织北约适应计划》的研究报告,历时15个月完成,其中提出12项建议,涵盖及其他相对普通的问题。报告一项建议呼吁北约加强与盟工行业的联系,以便发现有前景的军用新技术。

  另一项建议说,北约应对小公司放宽采购条例。不过,报告的其他建议,有许多面临官僚主义或障碍。例如报告指出,北约平均16年的能力发展周期对于当今快速变化的安全环境来说“过于漫长”,必须加以缩短。

  解决方案是让北约指挥官在制定需求方面有更大发言权研究报告提出的建议,有许多形成于15年或20年前,原因是它们揭示了北约挥之不去的老问题。报告的价值在于,将对北约的所有常见的批评意见汇集到一份文件中。

  文章说,针对中国的全球反击正在酝酿之中。在欧洲,对中国重商主义行为及中国收购拥有创新技术的欧洲企业的警惕在日益增加。在美国,长期作为美国对华关系中流砥柱的企业界,在如何打造与北京的关系方面立场不再统一。

  很多在华的美国企业亏损。中国收购美国高科技企业的努力将面临更大困难。国会正讨论强制要求在美国经营的中国国有电视台和通讯社注册为外国政府代言者。

  这种反击出现在北京对其经济和模式表示了前所未有的信心之际。反击逐步形成,还源于西方很多人担心中国正在赢得争夺资源、市场份额和意识形态影响力的竞争。分析师伊恩布雷默在《时代》周刊上以《中国赢了》为题,构建了一篇封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