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化社会结构 促进社会公正 2020-03-25 13:13

  习总指出,公平正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实现公平正义是我们党的一贯主张。党的以来,党和国家的重要会议多次强调要不断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紧紧围绕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深化社会体制改革。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坚持共享发展,使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党的十九大报告进一步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不断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然而,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有些领域和环节还存在着一些突出的问题制约着社会公平正义的实现,比如:教育资源不均衡、就业歧视、收入差距拉大、城乡二元体制、利益固化等。

  习总指出,实现社会公平正义,不仅要做大“蛋糕”,还要分好“蛋糕”。也就是说,社会公平正义的实现,不仅有赖于经济的持续发展,还取决于社会建设的成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由此看来,中国当前面临的发展问题,不仅受制于经济因素和经济结构,还有社会因素特别是社会结构的制约。单纯进行经济领域的改革难以解决我国目前发展中的难题,进行社会体制改革、加强社会建设、特别是调整和优化社会结构的意义愈发凸显。那么,社会结构的内涵该怎样理解?优化社会结构的意义何在?如何才能实现社会结构的优化?

  社会结构是指社会各要素按照一定的秩序形成的相对稳定的关系。广义的社会结构包括人口结构、就业结构、城乡结构、收入分配结构、消费结构、阶层结构等不同的方面,其中阶层结构是社会结构中最核心的内容,因此狭义的社会结构特指社会阶层结构。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有不同的社会结构。从社会学的视角来看,社会发展主要体现在社会结构的变迁。那么,我们国家社会结构的变迁呈现出怎样的面貌呢?按照著名社会学家陆学艺的观点,以阶层结构为例,可以分为以下六个阶段:第一,中国在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中一直是一个农业社会,阶层结构的主体是地主和农民两大阶级。直至1840年鸦片战争,中国开始进入社会大变动时期。第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同志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系统阐述了当时阶层结构的七个方面,即地主和买办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半无产阶级、无产阶级、游民无产者以及农民阶级。第三,1949年-1952年经济恢复时期,阶层结构表现为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四个基本阶级格局。第四,1953年-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时期,阶层结构演化为“两个阶级、一个阶层”,即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知识分子阶层。第五,1957年-1977年,阶层状况延续了“两个阶级、一个阶层”的框架。第六,改革开放以来,阶层结构发生深刻变动,全国社会成员划分成十个阶层,即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经理人员阶层、企业主阶层、专业技术人员阶层、办事人员阶层、个体工商户阶层、商业服务业员工阶层、产业工人阶层、农业劳动者阶层以及城乡无业、失业、半失业者阶层。

  伴随着经济发展和经济结构的变动,我国的社会结构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具体表现为就业结构、城乡结构、收入分配结构、阶层结构等不同方面的改变。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经济结构不断优化;相应地,我国社会建设也不断取得进步,人民生活持续改善。然而,我国现阶段的社会结构与经济结构还不匹配,社会结构的滞后引发了诸多矛盾和问题。例如,在就业结构方面,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的产业结构已经优化为“三二一”的顺序。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三次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分别为7.9%、40.5%和51.6%。然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数据显示,三次产业从业人员的比重却分别为27.0%、28.1%和44.9%,由此看出,第一产业从业人员的比重依然过高,第一产业的劳动效率依然偏低。在城乡结构方面,伴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大量农村人口向城镇转移,然而受限于现行的户籍制度,农村进城务工人员难以获得与城市居民等同的身份,由此导致这类人员在住房、医疗、养老以及子女教育等方面被边缘化。

  社会学中的重要理论流派结构功能主义侧重用功能分析方法来认识社会系统中的制度性结构。该学派强调社会整合,认为社会系统中的各个部分只有协调地发挥作用才能维持社会的良性运行,而某一部分的持续失调则可能会引发其他部分甚至整个系统进一步失调。社会结构和经济结构,同为一个国家最重要最基本的结构。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不仅要求实现经济发展和经济结构的现代化,还要求实现社会建设和社会结构的现代化,经济结构和社会结构要相互协调、相互契合。因此,调整和优化社会结构对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大意义。第一,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需要与之匹配的现代化社会体系。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相应地,社会结构中的就业结构、城乡结构、收入分配结构、阶层结构等方面只有通过调整和优化,实现与经济结构的匹配,才能促进经济持续繁荣健康发展。只有不断提升低收入人群的收入水平,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缩小城乡收入差距,完善社会保障制度,才能有效扩大居民消费能力,持续加大经济增长中的新动力。第二,社会的和谐稳定需要公正合理的社会结构。社会结构反映出一个社会内部各种社会力量的基本配置情况,从根本上影响着社会的基本安全状况和基本发展趋向。各类社会矛盾和问题产生的深层次根本性原因在于社会结构不公正不合理。中央党校吴忠民教授指出,优化社会结构,才能有效缓解社会矛盾。第三,促进社会公平正义需要不断优化社会结构。习总指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努力营造公平的社会环境,保障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的权利。从根本上说,优化社会结构的意义在于,通过推动经济发展、化解社会矛盾,最终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要解决当前面临的发展难题,不断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就必须进行社会体制改革,加强社会建设,优化社会结构。首先,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优化城乡结构。一方面,要继续提升城市化水平,不断完善户籍、就业、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等社会政策,打破城乡间制度性壁垒,实现农村进城务工人员的市民身份。另一方面,要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不断激发广大农民在乡、回乡就业创业的积极性,推进城乡社会政策一体化进程,提升农村的宜居性和农民的幸福感。其次,提高就业质量,优化就业结构。完善劳动力市场,优化人力资源配置,实现就业结构与产业结构的有效匹配,提升劳动效率,缩小行业差距,保障每位劳动者实现自身发展的机会。再者,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优化收入分配结构。不断增加劳动者劳动报酬,构建和谐劳动关系,努力实现劳动报酬水平与劳动生产率同步提升。完善按要素分配的体制机制,特别注重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拓宽农民增收渠道。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打击非法收入,妥善解决收入差距问题。最后,冲破利益固化藩篱,优化社会阶层结构。完善教育、住房、社保、税收等相关政策,破除社会流动障碍,使社会各阶层在规模上达到一个恰当的比例。通过社会政策托底,保障弱势群体基本民生;加强社会建设,加快培育和壮大中产阶层;严厉打击强势群体通过不正当手段掠夺社会财富,固化既得利益,努力形成“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形阶层结构,推进社会阶层结构的现代化进程。